ABOUT SHUN GATE(March 11,2016)

承先啟後,繼往開來。

由四季與風土孕育出的豐富食材、為活用食材所採的技術,以及將食物送上餐桌前的種種款待,「日本飲食文化」是許多人的智慧和心血所創造而出。

想要把「日本飲食文化」的故事 傳達給世界上的人們知曉, 並希望大家前來日本親身體驗「日本飲食文化」,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,我們創立了「SHUN GATE」。

經過唐桑自然環境「洗禮」的牡蠣,美味更增

― 宮城縣氣仙沼市唐桑町

(採訪月份:November 2015)

畠山先生說:「我們相信只要認真投入牡蠣養殖,就一定能培育出獲得市場認同的牡蠣。震災後,我們改造漁場,提升每一顆牡蠣的品質。但如果漁業只能一昧勞心勞力,是無法培養下一代的。我們的責任是要放眼十年、二十年後的未來,將漁業變成既有趣又吸引人的工作。」

http://shun-gate.com/zh/roots/roots_41.html

傳達來自三陸的「漁夫日常生活」

― 岩手縣大船渡市

(採訪月份:October 2015)

番屋(據說番屋這種建築物是漁夫們出海時進行準備工作、休息片刻的地方,為從事漁業活動的據點)因震災的海嘯而被沖走後,八木先生與他的同伴們所想到的,是再次邀請佳代女士回到番屋來。然後,以料理為中心,將佳代女士等人所傳承的三陸漁師文化,傳達給更多人。

http://shun-gate.com/zh/roots/roots_38.html

谷灣式地形孕育出「形形色色」的海濱文化

― 岩手縣

(採訪月份:September 2015)

雖然「戀濱帆立貝」很快地成功打造出品牌,然而過往將漁獲批發至市場,統一作為「三陸產」漁獲來販售的方式,卻不太能發揮其優勢。
佐佐木淳先生表示:「難得在小石濱懷抱堅持培育出帆立貝,但卻不能傳達給消費者,讓人感到很焦慮。」因此,在距今約12年前,開始直接由海濱配送至消費者手上。在當時的水產業界中實屬異例,不僅消費者,也在生產者間引起頗大的反響。

http://shun-gate.com/zh/roots/roots_37.html

維繫阿武隈飲食文化的「老媽之力」

― 福島縣

(採訪月份:August 2015)

「春天時我會插秧,插完會做柏餅;冬天時則是會將白蘿蔔凍起來,乾燥後做成『凍蘿蔔』。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做這些事情是理所當然的,但在離開飯舘村後就全都沒辦法做了。而且有很多女性對於這種狀況都感到很難受,所以我開始想,如果想要創造我們生活的喜悅,以及保留阿武隈的飲食文化,有沒有什麼是我能做的。」

http://shun-gate.com/zh/roots/roots_36.html

福島的年輕藏元創造出「自己的一步」

― 福島縣

(採訪月份:August 2015)

賢征先生也透露,其實第一年釀造的「一步己」根本難以下嚥。
「現在回想起來,當時是想靠小聰明和技巧釀酒。為了不重蹈覆轍,再體驗第一年的懊悔,我從第二年開始觀察米的特性,降低酒精成分,並提高甜度,重視每一道程序,盡力使酒的味道更接近理想。直到現在,我還是不知道終點在哪裡。每年米的狀態都有所不同,氣候也會變化。如果不每次都付出100%的努力,便無法滿足顧客。也許釀酒根本沒有終點。」

http://shun-gate.com/zh/okurimono/beverages/okurimono_19.html

巡遊福島美味的夏季之旅

― Fukushima Prefecture

(採訪月份:August 2015)

「透過己身之力傳達福島所生產的農作物的魅力,並以己身之力販售。尤其在是東日本大震災後,更覺得該以己身之力來傳達福島農作物的資訊才行。震災後開始經營民宿,也是因為想讓縣外的人實際來到這裡,品嚐福島生產的食材,感受本地的空氣。由於這個農園有各式各樣的人在此出入,是以『人緣』立足的,所以才叫阿部農『緣』!」佐智子女士如此說道。
相信透過佐智子女士採取的上述措施,阿部農緣的「緣」在未來仍會繼續拓展。

http://shun-gate.com/zh/roots/roots_35.html

造訪東山再起的當地名產早市,在海邊享用早餐

― 宮城縣名取市「閖上港早市」

(採訪月份:November 2014)

「得讓人們回到閖上來才行。我們受到日本全國各地的支持,還有花在振興的錢與至今收到的捐款、募捐,這些恩情我們花上一輩子都無法償還,所以才要繼續經營能帶給客人喜悅的早市。我們只能透過這樣的方式,再次讓閖上恢復繁榮,增加居民人數,以此來向大家報恩。」當然,周邊也出現了不少反彈聲浪。

http://shun-gate.com/zh/roots/roots_17.html

MOVIE「岩手縣 大船渡市」

MOVIE「福島縣」